投资者

张淼:我还在路上,我是创业者的看门人

从铝厂普通工人到今天投资机构合伙人,张淼用了10年时间。这10年里,他性格里的不安分、不服输,让他走到了今天。

与大多数投资人侃侃而谈自己成功的投资项目不同,张淼毫不避讳讲述自己失败的投资项目以及人生中最绝望的岁月。他说,失败的项目付出的惨痛代价让他成长得更快。

今天他依然说,吃亏要趁早,做一个投资人,价值观最重要。


文丨陈   冇辑丨连   震

大咖网将毫不犹豫的成为最优秀的人物新媒体

改变

张淼出身郑州一个普通家庭,父母都是当地一家大型央企的职工。在上世纪90年代,这家央企所在的铝行业效益非常好,很多职工的子弟从学校一毕业就直接进了工厂。张淼也不例外,一心只想着上完学就赶紧回铝厂当工人挣钱。

大学毕业后,张淼如愿以偿地进了父母所在的铝厂。进入铝厂后张淼很快发现,工厂里每天都是喝茶看报非常悠闲,日子久了人都闲得散架了,也学不到什么新东西,而他本身是一个不安分的人。这种生活状态让他心里感觉发慌:难道自己一辈子都要这样生活下?难道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?内心斗争了一段时间后,他决定自己不能再这么荒废下去,该改变一下了。 2004年,张淼决定考研,要读金融,要做投资。这个决定说不上有多么深思熟虑,只是源于自己的不安分、不甘心、不服输。之所以要学金融,一是因为感兴趣,二是受了当时朱镕基总理一句话的影响:社会的核心是经济,经济的核心是金融。

投资行业门槛很高,但张淼相信,人定胜天,别人能做到的自己通过努力也能够做到。

这个决定当时并没有得到铝厂领导和家人的支持。由于铝厂效益好,家人要求张淼:考上公费的硕士就去读,考不上公费的就算了。毕竟他已经结婚生子,有家庭责任。

张淼本科读的是经济法,属于文科专业,考金融的硕士需要考数学,这对他来说挑战不小。第一次考研失败后,2006年张淼终于考上了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公费金融学硕士。

那个时候张淼简单地以为,这样就可以开始启新的人生,但现实往往与理想相去甚远,用一句流行的话说: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

从零到一

2008年,即将毕业的张淼一边准备毕业论文,一边寻找工作。开始张淼还很乐观,一心想找一份PE(私募股权基金)的工作。但当他投递了上千份简历却都有如泥牛入海时,他几乎要崩溃了。本以为上了研究生就能改变自己的命运,就能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,谁能想到是这么个结果。张淼的信心遭到重创,在毕业前的那段日子里,他都羞于见人,甚至一度独居,每天吃泡面,除了写论文就是投简历。他给家人的借口是自己很忙,事实上是因为他压力太大,在没有找到工作之前,害怕面对家人和邻里。

现实让他意识到自己或许是太一厢情愿了,那么该怎么办呢?

在苦苦寻觅等待的时候,终于一丝转机的出现让张淼做出了一个决定。当时,他所在区财政局下面新成立的一家担保公司进行招聘。虽然工作性质和张淼的期望值相差很远,但如果能进去总归算是踏进了金融行业。抱着这样的想法,张淼参加了招聘考试,并顺利被录取。

也是国有性质,但待遇却和铝厂不能同日而语。读硕士前张淼在铝厂每个月的收入接近三千块,这里只有七百,还没有编制。虽然也属于金融行业,但和他想做的股权投资工作根本无法等量齐观。

半年后,郑州有一家私立担保公司进行招聘,尽管还是担保公司,但对个人的要求更高,待遇上也更好。张淼凭着出色的个人能力进入了这家公司,并且很快就做出了很好的业绩。但这也不是张淼真正想要的。

柳暗花明

真正的转机出现在半年后。2009年下半年,河南创业投资集团进行公开招聘。张淼等的就是这个机会,所以,他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应聘。 竞争很激烈,招聘名额只有两个,个人背景资料审核通过后有近200人参加了笔试,录取率为1%。凭着自己多年的专业知识学习,张淼的笔试成绩是第二名,当然这是后来才知道的。

最后进入复试的共有二三十人。回忆起当年的那一幕,张淼至今还觉得侥幸。面试是在一间大会议室里进行,所有的面试官围坐一圈,面试者顺序进去。其他面试者则在另一个屋子等待,等待的时候大家就开始闲聊,聊了之后张淼才知道多数面试者都有国外知名院校硕士学位背景,他瞬间心灰意冷,所以就打算老老实实参加完面试后就回去照旧上班,心里不抱任何希望。

然而事情却出人意料,张淼被录取了。进入河南创业投资集团后他才知道,正是因为自己之前在担保公司的工作经验,让面试者认为更接“地气”,其他面试者,虽然有显赫的海外留学经历,但是都停留在理论上,而且他是本地人。这让张淼很庆幸自己当初迈出第一步是正确的。

教训

在河南创业投资集团的三年里,张淼从最初的参与投后跟进工作,到最后参与投资项目,这整个过程是他不断学习、成长的过程。成功的项目有不少,其中有一个创业投资项目,投资三百万最终收益达到3个多亿,溢价一百多倍。

如今说起往事时,张淼认为当初很多项目成功属于运气好,而让自己印象深刻的是那些失败的项目。因为种种原因最后导致投资的血本无归,让自己吸取到了更多的教训,也意识到了投资的巨大风险。

有一个关于投影仪玻璃球技术创新的项目。当时张淼他们认为,技术很好,产品也不错,就毫不犹豫地投了,但最后问题出现在了项目创始人身上。这个项目创始人技术出身,管理、市场营销一窍不通,却还喜欢处处插手,不放心下面的人,事无巨细都要亲自过问。还刚愎自用,听不进去公司其他负责人的良好建议,最终导致产品错过了窗口红利期,失去了市场,整个项目彻底失败,投资也打水漂了。

这个失败案例让张淼认识到,做投资不仅仅是发现一个好苗子然后把钱投进去这么简单,创始人的综合能力和素质更加重要。例如是否具有优秀的管理能力,是否能够清醒认识到自己的长处和不足并扬长避短,是否具有不断学习的能力,是否具有宽广包容的胸怀信任下属等等。因为并不是每个创始人都有十八般武艺,为什么有的人创业能够成功,而有的人却不行?这与人的性格有直接的关系,一个善于观察、能够准确把握事件本质的人更容易成功。

还有一个案例,是一个关于煤炭能源创新的产品项目。技术同样很好,产品也不错,创始人和团队也很优秀,但最后项目还是失败了。后来经过分析,张淼才发现问题出在产品的应用环境和市场预判上面。单独看产品很好,单独计算的成本也很低,能够带来资源的节约。但是应用这个产品却需要整体环境的改造,代价很高,市场也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大。

这个失败的案例让张淼得出了一个结论:即使项目技术再好,也需要匹配它的市场环境,如果大环境不成熟,项目一样会夭折。这就要求投资人考虑一个项目不能只看他的创始人、技术和团队,还要考虑市场,要全面去衡量、去把握,要站得更高才能看得更远。

由于是国有投资机构,所以项目失败后的清算流程相当麻烦,张淼还一度频繁与法院、银行以及相关政府机构打交道。除了经济上的损失,更是心力憔悴。这些失败的案例让张淼意识到投资远没有想象中的简单,对投资人的综合能力要求相当高。 2012年,河南安彩高科股份有限公司被省政府委托给河南创业投资集团代管,安彩高科在北京有一家PE机构人手紧缺。出于对张淼个人能力的信任,单位领导让他考虑到北京去做业务骨干。

张淼心里一团火热,因为成熟的股权投资机构大都集中在北上广深四地,到北京意味着视野更广阔,机会更多。而且作为骨干人员到了北京之后就要独当一面,对个人而言也是一种能力的锻炼和升华。但是家人强烈反对,单位领导也告诉张淼,选择去北京就没有回来的机会了。

最终张淼选择去了北京。他要出去看一看业内精英们、同行们都是怎么“玩”的。北京的工作打开了张淼的思维和眼界,也认识到了投资的真正含义,也独立完成了不少投资项目,也更加自信了。

人生低谷

经过河南创投的三年、北京两年的投资经历,张淼对自己的能力有了清晰的认知。尤其是在北京的两年时间里,对比同行们所做的项目,张淼越来越意识到国有投资机构的弊端。例如:制度不灵活、决策不及时不科学、出资人与经营者不分离、一股独大制衡机制薄弱等问题,最关键的是奖励机制和项目机制不完善,奖励没有合理规定,项目标准不统一,很多与投资无关的事情过多,这在很大程度上并不利于优秀投资人的成长。同时,张淼很多资源还是在河南,投资对资源的要求相当高。

机缘巧合,北京一家投资公司在河南当地招聘高层管理人员想打开河南市场。张淼以副总裁的身份加盟了这家投资公司在河南的分公司。就这样,张淼又回到了郑州,并且逐渐建立了自己的团队,风控、财务、投资各环节人员到位,团队逐渐完善。张淼本以为自己可以大干一场。然而,一场从业以来最大的危机已经悄无声息地笼罩在了他的头上。

此前,这家公司此前所投资的一家河南公司,由于经营上出现问题,公司老总直接跑路了。为了收拾这个烂摊子,张淼临危受命,亲自坐镇这家公司做董事长兼总经理。谁能料想为期三个月的时间,对张淼来说却成为了人生中最艰难和痛苦的一段时光。

张淼每天都要面对形形色色的讨债人,前来寻求解决生存问题的员工;上门逼债的黑社会成员,一进门就坐在办公室里看着你,让你无法正常工作,上厕所也跟着;公司里面还内斗;要货款的每天都来,这些都是张淼从业以来从未遇见过的事。

与此同时,张淼的母亲被查出是癌症晚期,张淼又是独子,他每天跑三百公里,往返于公司和母亲的病床前。一方面疲于应对所投公司的烂摊子,一方面又要陪着母亲,承受着即将逝去亲人的痛苦。

就在这种情况下,张淼所在公司的老总也跑路了,还卷走了河南分公司账面上所有的资产,留下了一群几个月没发工资的员工。

这段日子是张淼人生中最为阴霾的日子。他每天度日如年,内心深处的灵魂不断被煎熬着,令他感觉人生无趣。

大旗再起

这一切最终都在三个月里结束了,母亲去世了,北京总公司也解决了公司员工去留问题,河南分公司的团队基本解散。张淼也心力憔悴,他决定休息一段时间调整一下自己。

这个时候张淼团队中的几个核心成员找到了他说:“张总,我们千万不能散伙啊!大家好不容易走到一起,走到了这一步,索性我们自己干吧!”

其实张淼心里也清楚,这个完整的团队是好不容易才搭建起来的,一旦散伙,就很难再组建起来了。但张淼实在太累了,身心俱疲,他真的需要调整。最终,团队人员说服了张淼。

他们说:“张总,给你两个星期去休息,公司的前期筹备工作不用你张罗。”

如今回首再看那一刻,张淼心中感慨万千,他的团队也是他的贵人,在当初的那种状态下,如果没有团队人员如此强力地推他一把,他可能就错过了自己最好的机会。

很快,张淼就另立山头了。

公司采用合伙制,每个人都不要工资,如果赚到钱,就大比例分红。在得知他们自己单干的时候,原公司几个已经离开的成员也回到了这个团队中。

经过深思熟虑,大家决定将更多的业务放到并购、PE上面去。这是基于对未来的判断。他们认为,未来并购会成为一个主题,因为产业的发展趋势会不断地促使各种行业寡头出现,而在中部地区尤其是河南地区专业人才相当缺乏。

另一方面也是张淼对投资的一些反思。国内刚刚兴起创业投资时,很多投资机构学得都是美国的投资模式,但是由于中美两国国情差异性太大,无论是投资还是创业,国内的市场、环境和人才都不成熟,很难将美国的模式简单地套用到中国的创业企业身上。国内很多投资机构也不具备投后管理的能力,往往是将钱投入进去后,就什么都不管了,做“撒手掌柜”,所以很多好项目由于投后管理不到位,屡屡失败。事实说明,创业投资远没有这么简单。

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

一个偶然机会,张淼遇到了北京天澳投资基金董事长周伟——一个并购界大佬。北京天澳需要在河南市场布局,周伟看到张淼团队完整,很是意外,张淼也需要一个成熟机构带领。因此,双方一拍即合。2015年10月,河南天澳正式挂牌成立。

踌躇满志

河南天澳成立不到一年时间里,已经成功投资了两个大项目,PE投资了医药产业1.3亿,新三板定增也做了三千多万,此外还有几个项目都在跟进中。

回顾一路走来,张淼感慨万千,团队也定下了一个目标:走正道、干大事、挣大钱。

因为以前走过太多弯路,包括前面提到的在对投资理解和经验不足时所做的错误决策;吃政策红利进行投机,高风险的赌注。这些失败的项目让张淼意识到,他们需要真正依靠投资的本源去挣钱,坚持自己的投资价值观,不在涉足自己不熟的项目,远离投机行为的项目,哪怕收益低一些。

成事在人,优秀团队是成功的前提和保证。在与同行充分交流和比较之后,张淼对自己团队的竞争力很自信。虽然同国内一流投资机构的团队相比,双方还有差距,但可以追赶。而在河南市场上,他坚信自己的团队是最优秀的、潜力最大的。

他给自己团队定下的目标是干大事。量化下来就是定了一个十年目标:两年立足河南市场,两年做好河南市场,再用两个三年分别拓展深圳和上海市场。张淼不服输的性格让他总是想把事情做好,虽然起点低,但不见得我就做不好。

对于如何判断投资项目的价值,张淼选择项目时始终坚持一个观点,就是时间是最好的判断标准。

他认为:“一个企业,在经历了起伏、面对顺境逆境之后,你才能看出来他值不值得你投资,而多数时候,投资并不可能等待那么久,这需要投资者个人和团队的综合判断。”

作为一个投资人,在摸爬滚打了十年之后,张淼深刻地意识到:一个人的价值观最重要,你想做什么样的人,想干什么样的事?所谓吃亏要趁早,只要你坚持的方向是对的,跌倒了爬起来,你总会距离自己的目标越来越近,而反过来,则会在歧路上越走越远.

About John Doe

About 冯华魁

京风云际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创始人,自媒体《调戏电商》、《大咖网》创始人,在电商+投资领域,做深度报道。曾在国内营销第一刊《销售与市场》渠道版任栏目主编,专注报道电商9年,写过上百篇实战总结文章。

TOP